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陆金才,男,华东政法大学法律硕士。现为浙江泽鉴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首席合伙人,浙江省律师代表,金华市律…
更多
  • 婺城区公路管理段
  • 金华市中升房地产有限公司…
  • 金华市金磐开发区铭鸳服饰…
  • 金华恒星建设安装工程有限…
  • 浙江万福染整有限公司
  • 浙江三和塑料有限公司
吴某甲与甲公司、许某、乙公司、何某甲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发布时间:2020-05-12 09:04:09       浏览次数:
                  陆金才
(一)案情简介:
2013年4月25日,许某向吴某甲借款2000万元,并出具借条一份,约定借款期限为两个月(以实际汇款日期为准),逾期不还,每天按借款本金的3‰支付违约J。借条中未约定利息。乙公司、何某甲、某甲公司为借款及实现债权的费用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未约定保证期间。许某、乙公司另与吴某甲约定,向吴某甲所借款项均按月利率5%计算利息。
2013年4月25日,吴某甲向何某甲出具承诺书一份,承诺:某甲公司仅对本案借款的本金承担担保责任。同日,许某向何某甲出具承诺书一份,承诺:向吴某甲所借的2000万元系用于支付丁公司所欠戊公司的货款,许某收到借款后应汇入某甲公司的账户,由某甲公司转入戊公司的账户。
借条出具后,吴某甲向许某交付借款的情况为:2013年的4月27日交付500万元,5月8日交付500万元,5月21日交付600万元。5月24日交付400万元。其中,5月21日的交付经过为:许某之妻周某向吴某甲汇款300万元,吴某甲将300万元转汇给许某,许某再转汇给周某,周某又转汇给吴某甲,吴某甲再次转汇给许某。本案借款的还款情况为:2013年的4月28日归还25万元,5月17日归还30万元,5月27日归还25万元,6月8日归还150万元,6月27日归还250万元,8月5日归还30万元,8月15日归还50万元。另查明,许技华于2013年的6月5日归还50万元,6月17日归还100万元,9月26日归还50万元,10月19日归还15万元。以上共计775万元。2013年10月29日,吴四福就本案借款一事以许技华、东纺公司、何智良、四环防腐公司为被告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后因未按规定缴纳诉讼费,原审法院于2013年11月7日依法裁定按撤诉处理。2013年7月25日,四环防腐公司将公司名称变更为四环餐饮公司。2014年2月12日,东纺公司将法定代表人由许技华变更为许基林。另查明,2013年许技华向吴四福的其他借款情况为:4月2日借款800万元,4月19日借款600万元(已还清),5月24日借款200万元(已还清),5月27日借款200万元(已还清),6月14日借款300万元(已还清),7月23日借款194万元(已还清),11月2日借款100万元。2013年许技华向吴四福的其他还款情况为:5月8日归还5万元,7月5日归还50万元,7月11日归还150万元,8月2日归还100万元,8月14日归还100万元,8月15日归还6万元,8月19日归还15万元,9月17日归还40万元,10月10日归还30万元。以上合计496万元。2014年6月,Z江汉博司法鉴定中心对吴四福出具的承诺书进行鉴定,确认承诺书中第1段文字行距约为11毫米,落款2行文字行距约为22毫米,“同时承诺何智良个人不承担任何担保责任。”与上行文字“担担保责任,特此承诺。”行距约10毫米,与下行文字“承诺人:”行距约34毫米。鉴定中心认为承诺书的内容系同一版本编辑形成,但不是一次性编辑形成。鉴定意见为:“同时承诺何智良个人不承担任何担保责任。”文字与承诺书主文及“承诺人、2013年月日”文字的字体一致、行间距不一致;“同时承诺何智良个人不承担任何担保责任。”文字中“同时”一词起笔格式与“今由”一词起笔格式不一致。吴四福为鉴定垫付鉴定费62050元。
二)争议焦点: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是2013年5月21日吴某甲是否交付600万款项;二是许某、乙公司已就本案归还多少款项;三是何某甲、甲公司是否应对本案承担担保责任。
围绕本案的争议焦点,吴某甲认为,一、关于借款2000万元是否实际交付的问题。在一审的时候提交的五份转帐凭证,足以证明吴某甲向许某支付了2000万元的事实。虽然其中的400万元是汇给周某的,但是周某是许某的妻子,在一审中许某也确认400万元是许某向吴某甲借的2000万元中的借款。实际上许某先偿还2013年4月19日向吴某甲借的600万元借款,后吴某甲又将600万元借给许某,所以足以证明吴某甲向许某交付了2000万元人民币的借款。二、许某向吴某甲归还775万元的款项,除了吴某甲在原审庭审中承认的560万元,还有根据银行查询得知的,总共是710万元,其中215万元是归还2013年5月24日的借款。其余的496万元是许某归还吴某甲的其他借款。因为吴某甲与许某之间总共的借款为4394万元,本案中是2000万元,还有2394万元是另外的借款。所以其中有1494万元许某已经还清。三、关于吴某甲的女儿吴某乙、女婿葛某夫妇的经济来往,吴某甲讲到其中的一部分是归还以前的借款,并不都是归还本案的款项。四、原审法院将何某甲作为担保人,判令何某甲承担担保责任并无不妥。因为在借款的时候何某甲本身就是担保人,在担保人一栏中签字。当时如果何某甲是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签字,则无须在担保人一栏中既有何某甲的签名又有盖印。再说,如果何某甲确实不是担保人,那承诺书中根本没有必要加上一句“同时承诺何某甲不需要承担任何担保责任”,更何况文字与承诺书主文及“承诺人、2013年月日”文字的字体一致、行间距不一致;“同时承诺何某甲个人不承担任何担保责任。”文字中“同时”一词起笔格式与“今由”一词起笔格式不一致,司法鉴定也有相关的结论,这样的编辑也不符合常理。由此可见何某甲不承担担保责任是何某甲事后添加的。五、原审判决甲公司承担责任并无不当。甲公司在担保人处盖章,说明对担保的意思表示明确,甲公司应当承担担保责任。本案担保人的担保期间并没有过,借款合同中没有约定保证期间,故本案借款的保证期间应当为借款到期后6个月,本案的借款时间是两个月,吴某甲曾在2013年10月29日向D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在保证期间内,故不存在保证期间已过,担保人应当依法承担保证责任。六、关于原审法院认定的300万元借新还旧,当时吴某甲叫许某先将4月19日的600万元先还掉,再借给他,并不是借新还旧,我们认为上诉人应当对600万元承担担保责任,而不是300万元。本案不存在虚假诉讼骗取担保的问题,上诉人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吴某甲与许某串通诈骗的事实。
何某甲、甲公司认为,一、原审法院认定“本案借款合同签订后,吴某甲已实际向许某交付借款2000万元”与事实不符。1、原审法院将2013年5月21日将许某与吴某甲之间300万元的款项循环形成的600万元予以认定完全错误。该笔款项是2013年5月21日由许某之妻周某向吴某甲汇款300万元,吴某甲将300万元转汇给许某,许某再转汇给周某,周某转汇给吴某甲,吴某甲再次转汇给许某所形成。首先双方之间实际款项往来只有300万元,没有600万元。原审法院无视该事实,径行认定600万元毫无根据。其次,如果是许某向吴某甲的借款,也不可能由许某自己的款项进行循环转帐作为出借人借款的凭据。2、出借人吴某甲实际出借许某只有1000万元,出借周某400万元。二、原审法院认定归还借款只有775万元与实际不符。1、原审法院将吴某甲与许某之间的其他没有借款依据的款项认定为其他借款依据与事实不符。原审法院在判决书第10页第四段中“另查明,2013年许某向吴某甲的其他借款情况为:4月2日借款800万元,4月19日借款600万元(已还清),5月24日借款200万元(已还清),5月27日借款200万元(已还清),6月14日借款300万元(已还清),7月23日借款194万元(已还清),11月2日借款100万元”的认定只是吴某甲单方陈述,在本案中并没有提供证据予以佐证。吴某甲作出陈述目的是为了回避上诉人主张的许某有诸多款项已经归还的事实。2、原审法院将2013年许某向吴某甲的496万元其他款项不认定为本案的归还借款与事实不符。原审判决书第10页第五段中的归还借款494万元作为其他归还情况显然也只是吴某甲的单方陈述,在本案中也没有出示任何证据。原审法院对此事实认定相对应的判决书中第14页第5段“本院认为,从查明的款项数额看,除本案的2000万元外,许某另有向吴某甲借款2394万元”均无证据予以佐证。3、吴某甲本人在原审庭审中记录“女儿吴某乙、女婿葛某与许某夫妇没有经济往来,只要是许某、周某到吴某乙、葛某帐户均是归还本案的款项”及银行明细可以认定两项合计借款人实际已经收取款项为人民币1321万元,具体如下:根据银行明细许某、周某已经归还:周某的中国农业银行东阳支行帐户62×××10于2013年5月8日转至吴某甲女儿吴某乙帐户25万元,传票号ts223458;2013年5月27日网银转帐至吴某乙帐户25万元,传票号ts205615;2013年6月5日网银转帐至吴某乙帐户50万元,传票号ts385671;2013年6月8日网银转帐至吴某乙帐户150万元,传票号ts202710;2013年6月17日网银转帐至吴某乙帐户100万元,传票号ts348045;2013年7月5日网银转帐至吴某乙帐户50万元;2013年7月11日网银转账至吴某乙账户150万元;2013年8月2日网银转账至吴某乙账户100万元;2013年8月14日网银转账至于吴某乙账户100万元;2013年8月15日网银转账至吴某乙账户6万元;2013年8月19日网银转账至吴某乙账户15万元;2013年9月17日网银转账至吴某乙账户40万元;2013年9月26日网银转账至吴某乙账户50万元;2013年10月10日网银转账至吴某乙账户30万元;2013年10月19日网银转账至吴某乙账户15万元;总计归还936万元;根据吴某甲陈述及变更诉讼请求的清单可以证明归还支付的款项还有:2013年4月28日支付25万元(变更诉讼请求借款利息计算清单)、2013年5月17日支付30万元(利息计算清单)、2013年6月27日归还250万元(利息计算清单及庭审陈述)、2013年8月5日归还30万元(利息计算清单及庭审陈述)、2013年8月15日归还50万元(利息计算清单及庭审陈述),合计人民币为385万元。三、原审法院将上诉人何某甲认定为担保人事实完全不符。1、原审法院认为依据日常习惯,在担保人处既签名又捺印的行为系个人为借款提供担保的意思表示表露于外的行为,而认定何某甲个人为借款提供担保违背基本事实和法律。首先,何某甲是以法定代表人的身份签字捺印,而不是个人作为担保人的身份签字捺印。如果何某甲个人也作为担保人,那么至少何某甲签字捺印的前面也有确定担保人身份的定义,何某甲签字的位置是在印章之内,其捺印只是对签名系其本人所签的事实作出进一步明确确认。其次,该《借条》实质上是一份借款协议,从其协议中“担保人(单位):”一栏可以表明,担保人也只有单位,而没有个人。再者,该份《借条》系由吴某甲提供的一份格式化的借款协议,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由此,应当认定何某甲是以担保单位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身份签字,而非以个人为担保人的身份签字,否则任何一家担保单位在出具文书时,法定代表人均不能签字,否则单位要承担责任,其签字的法定代表人也要与单位承担相同的责任。2、原审以司法鉴定意见书来否定吴某甲于2013年4月25日所出具的《承诺书》,从而认定何某甲应对本案借款承担担保责任不能成立。首先,《承诺书》中两段文字行间距及起笔间距不一致,并不能推出系两次打印的结果。其次,从《承诺书》第一段的本意也可以看出,担保人仅为甲公司,如果何某甲也是担保人,则必然会写“本人承诺某甲公司、何某甲只提供本金担保,……”而如果何某甲也是担保人的话,那么就要对借款本金、利息、违约J等其他一切费用承担担保责任,而担保单位的股东就是何某甲,则出具该份《承诺书》就没有实际意义了。3、许某出具的《承诺书》也能证实担保人仅仅是甲公司,因为该《承诺书》中也明确“……,由某甲公司提供担保,……”。四、甲公司无需承担担保责任。1、甲公司由何某甲、何某乙两股东共同投资成立,根据公司章程,对外担保应经另一股东同意,但本案借款未经同意,应属无效担保。2、出借人与借款人相互串通骗取担保人的担保,其担保无效。本案借款借款人承诺专款专用,对此,出借人也是明知的,但现有证据可以证实,借款人未将款项用于承诺的用途,因此,该担保无效。3、即使部分借款真实,担保有效,尚有部分款项未还,则也已超过担保期间,担保人也依法不承担担保责任。双方对保证期间并无约定,借款期限为二个月,根据吴某甲的举证,最后一笔借款在2013年5月24日,则保证期间为2013年7月24日起至2014年1月23日止,在该期间,债权人从未向担保人主张过担保责任,只是在2014年2月份才向原审法院起诉,因此,担保人的担保责任已经免除。五、2013年5月21日的打款600万元仅认定为300万元系借新还旧并确认担保人不承担担保责任错误。许某于2013年5月21日将300万元以循环转账的形式作为600万元的借款,这600万元的借款系归还2013年4月19日的借款,则显然这600万元都是借新还旧,担保人均不承担担保责任。六、吴某甲与许某及其妻子周某将600万元伪造的借款提起诉讼系虚假诉讼,目的是为了骗取财产,因此本案应移送至公安机关处理。
许某、乙公司认为,许某向吴某甲借款2000万元及乙公司为借款提供担保是事实。借款于2013年4月28日归还25万元,2013年5月17日归还30万元,2013年5月27日归还25万元,2013年6月8日归还150万元,2013年6月27日归还250万元,2013年8月5日归还30万元,2013年8月15日归还了50万元,共计已归还本金560万元。余款因许某经济困难,暂无还款能力。
(三)裁判摘要:
一审法院认为,借款合同中虽未约定借款利息,但许某、乙公司均明知借款按月利率5%计算利息,且乙公司也愿意为利息提供担保,故利息约定对许某、乙公司发生效力。双方约定的借款利率已超出法定的民间借贷利率的上限,对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许某归还的款项应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次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以先付利息再付本金方式在借款中相应予以扣除。经计算,截止2013年10月19日,许某已归还本金6282314元,利息1467686元,尚欠吴某甲借款本金13717686元,利息46315元。乙公司应依约对许某所欠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因借款合同中未约定借款利息,且吴某甲的承诺书中明确某甲公司仅对本金承担担保责任,故何某甲、甲公司仅对借款本金中的1700万元承担担保责任,归还的775万元均应在本金中予以扣除。何某甲、甲公司需对未归还的925万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综上,吴某甲的诉讼请求中合理合法部分,本院予以支持;不合理合法部分,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第二百一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许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吴某甲借款本金13717686元及利息46315元(已算至2013年10月19日,此后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次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计算至实际履行之日止)。二、乙公司对判决第一项确定的被告许某所欠原告吴某甲的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被告何某甲、甲公司对判决第一项确定的被告许某所欠原告吴某甲借款本金中的925万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四)案件的社会影响:
【有约定按约定,无约定按法定。本案中,因吴某甲的承诺书中明确甲公司仅对本金承担担保责任,故何某甲、甲公司仅对借款本金中的部分承担担保责任,归还的部分均应在本金中予以扣除。故法院判决何某甲、甲公司仅需对未归还的部分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陆金才律师作为代理律师根据案件事实剥丝抽茧,大幅度减少了甲公司的损失。】


 
返回首页  |  新闻中心  |  关于我们  |  律师展示  |  成功案例   |  客户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2011 浙江泽鉴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5001248号-1   
地址:金华市双龙南街1018号新融大厦17楼    电话:0579-82728595    Email:zjlvshi0579@163.com 
技术支持:东讯科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咨询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咨询二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咨询三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咨询四